两网融合,记者暗访

作者:养殖业新闻

有网友报料称其在凤凰山游玩时闻到恶臭,疑似有污染源藏身其中。本报记者昨天深入凤凰山一探究竟,山风吹来的阵阵恶臭,竟是由藏身凤凰山内的简易作坊和养猪场散发出来的。

网友“指甲钳日记”近日通过微博报料称,“井岸镇龙西村火葬场附近大量违法搭建猪舍养殖生猪,估计有猪场上百个、猪只上万头,每到傍晚焚烧塑料加热猪食,排放大... 网友“指甲钳日记”近日通过微博报料称,“井岸镇龙西村火葬场附近大量违法搭建猪舍养殖生猪,估计有猪场上百个、猪只上万头,每到傍晚焚烧塑料加热猪食,排放大量有毒气体。同时生猪排泄物直排到河道严重污染河道,危害周围群众生命健康。”该网友还质疑:“在这养猪合法吗?到底哪个政府部门管?”
图片 1

江高镇私宰肉窝点。在鹅掌坦一巷子内,肉档档主将私宰肉装上车拉走。31日,白云区工商部门对江高镇一私宰肉窝点进行清拆。记者暗访跟踪私...

图片 2

简易作坊藏身凤凰山深处

0.jpg

图片 3

胡同里一个棚子、一辆大卡车就构成了一个废品站,回收的破烂四处堆放。丁杰摄

根据网友反映的情况,记者从靠近普陀寺一侧的凤凰山隧道东南方向的一条小路径直而入,刚走进一片树林,便有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在一个分叉路口,一个写有“禁止各位群众进入公司重地及从事一切活动,违者后果自负”的标志牌赫然映入眼帘,落款是“珠海地景园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图片 4

图片 5

沿着小路继续往前走,记者看到树林里分布着三四间简易木棚,在其中一个木棚里,记者看到有一个水泥池子浸泡着许多塑胶环,四名男女在棚子里干活,旁边堆放着大量的塑料制品。另一间棚子也是个简易作坊,两名男子正铲起地上的一堆褐色疑似饲料的东西,往塑料袋里装填,整间屋子发出的味道十分难闻。

1小时前 上传

在鹅掌坦一巷子内,肉档档主将私宰肉装上车拉走。

废品中转站里垃圾脏臭。

小路一直通向一处山丘,沿途记者不仅看到四个写有“禁止群众进入公司重地”字样的标志牌,还发现山丘周围都铺满了白色的水管。溯水管而上,在半山腰处,一幢疑似农庄的建筑已经建好了七八分,周围遍布开挖山体的痕迹。

数十个作坊式的养猪场“割据一方”,每天傍晚,不时有养猪场的烟囱悄悄冒出黑烟,裹挟着阵阵恶臭飘向斗门井岸镇龙西村……这样的场景伴随龙西村的村民已不止一年,这一带养猪场带来的污染,让附近居民苦不堪言。网友“指甲钳日记”近日通过微博发来图文,详细描述了这一情况。2012年,多个职能部门就曾对这里开展过联合整治,如今为何“死灰复燃”?记者日前来到现场试图揭开种种疑问。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下山时正好吹来一阵山风,其中夹杂的猪粪味令记者几欲作呕。沿着一条小路直走而下,经过两个臭水塘,果然发现了一座猪舍,内有九栏,约为百余头猪的规模,但此时存栏只有二三十头。猪舍十多米开外有一间小屋,里面有水管、水桶、水泥池等设施,小屋有排水口通向后面的一个臭水塘,塘水成褐色,仔细看还有些发红。报料网友称“宰杀生猪后的血水脏水,都排往这小塘暂存,晚间再排出去。”

网友投诉: 猪舍污染周边环境

31日,白云区工商部门对江高镇一私宰肉窝点进行清拆。

宣传栏背后藏着破烂。

住在附近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子对记者说,有无私宰,自己“不方便说”,但“大家心里都有数”,“只要半夜三点钟过来就可知道真相”。

网友“指甲钳日记”近日通过微博报料称,“井岸镇龙西村火葬场附近大量违法搭建猪舍养殖生猪,估计有猪场上百个、猪只上万头,每到傍晚焚烧塑料加热猪食,排放大量有毒气体。同时生猪排泄物直排到河道严重污染河道,危害周围群众生命健康。”

记者暗访跟踪私宰猪肉流入肉菜市场过程,工商部门在广州白云区查处多个私宰点

德内大街弘善胡同

昨天下午,记者分别致电城管、国土以及林业部门,三方对于记者反映的情况均予以了登记。国土和林业部门均承诺会尽快展开调查,但需要先确认该处是否属于林业用地,才能明确执法主体。记者又尝试联系珠海地景园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该网友还质疑:“在这养猪合法吗?到底哪个政府部门管?”记者与“指甲钳日记”取得联系,对方表示,这片养猪场聚集地位于斗门殡仪馆旁边的山脚下,“去看的话最好是傍晚6点到7点,有烧猪食的有毒废气和污水。每到晚上这附近的空气都很差,周围村民都有很多疾病。”这位网友还透露,前年政府部门曾对这里进行过联合整治,但如今黑烟与恶臭又卷土重来。

肉菜市场“梗档”卖的猪肉也有可能是私宰肉。

平房里堆满易燃废品

现场:环境恶劣,距小学不足1公里

有市民近日报料称,白云区多个镇上存在私宰猪肉横行乱象。记者连日暗访调查,在江高镇、嘉禾镇和太和镇上分别发现了私宰窝点。这些窝点卫生条件极其恶劣,每天所宰杀的大量猪只,除了会送往白云区一些肉菜综合市场外,有些甚至还流入了大型超市。31日,白云工商分局组织执法大队,对记者暗访的几个私宰窝点进行查处。

近日,市民张先生向本报反映,西城区弘善胡同里隐藏着一个废品回收站,破旧平房内堆满易燃物,存在严重的消防隐患。

记者本月10日来到网友所指的养猪场所在地,现场位于斗门殡仪馆旁边,沿着一条泥泞小路一直到山脚,分布着数十个大小不一、由塑料棚、铁皮木板搭建起来的作坊及猪舍。空气中充斥着恶臭几乎让人无法呼吸,一条小水沟被黑色的淤泥和污水填满,树林里还不时传来阵阵猪叫声。

记者暗访

记者于6月14日上午来到德胜门内大街东侧的弘善胡同。只见胡同东口路北停放着一辆中型货车,车厢内堆放着废纸板,距离地面足足有四五米高。货车将只有四五米宽的胡同占去一半。货车尾部还胡乱地堆放着一摞摞废纸板,还有几个大编织袋,里面装满了各种塑料瓶。

记者留意到,不少猪粪未经处理,随意扔弃在猪舍周围,由猪舍、加工作坊排出的废水直接排入池塘,这一带还遍布各种生活垃圾,环境十分恶劣。这里,距离附近的一所小学不足1公里。

新鲜宰杀土猪肉卖得贵

在货车对面的平房门口,同样放着几个装满塑料瓶的大编织袋。只见这间平房是砖木结构,纸糊的顶棚,门口用木板接出将近两米宽的木板房。记者从敞开的房门向内望去,发现在三四十平方米的房间里满满当当堆放着各种废品,顶部的塑料油桶摇摇欲坠。

追问1: 黑烟从何而来?

窝点:江府路江高镇政府旁小路

该废品站位于弘善胡同和松树街丁字路口。门脸虽然在弘善胡同,房屋实际上属于松树街11号院。一位在树荫下乘凉的大爷告诉记者,这家废品站藏身胡同已经有十多年了。它之前租用的是弘善胡同2号院的一间门脸房。2017年底整治“开墙打洞”,那间门脸房被封堵,废品站就搬进了隔壁松树街的这间平房继续经营。附近居民对于废品站意见很大,担心一旦失火会“火烧连营”。之前有关部门也查处过多次,但是往往没几天它就又恢复营业了。记者在废品站里没有看到灭火器。

当天下午5点,记者在现场见到,不少作坊的烟囱开始冒烟,有白色也有黑色,气味都十分难闻。记者询问当地一名刚刚运潲水回来的男性养猪户:“黑烟是怎么来的?”对方回答说“在烧猪食”。该养猪户表示自己是用木柴作为燃料,并不清楚其他养猪场用什么作为燃料。记者试图接近一个正在冒黑烟的作坊,但被十多条凶猛吠叫的狗拦住了去路。尽管如此,记者还是在一个养猪场旁的木棚里发现有不少皮革、塑料等废品,它们统统被塑料布覆盖得严严实实。网友“指甲钳日记”在微博指出,当地不少养猪户“用工业废料废布烧猪食”。

流向:同德围佰德肉菜综合市场

弘善胡同里院子连着院子,平房挨着平房,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废品站北侧就是弘善宾馆和一家超市。胡同全长将近250米,一侧停了一溜私家车,消防车开进来很困难。

据了解,网友的投诉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珠海市海洋农渔和水务局日前在官方微博通报了调查情况,其中更透露龙西村“约60%的养猪户使用潲水高温处理后加饲料喂猪”,“去年12月11-13日,由区三打办牵头,组织区相关部门参与的联合行动,对龙西村内旧沙发、烂胶鞋等废品进行强制清理,情况虽有好转,但用工厂废弃的建筑边角料、塑胶、化纤布料等废品当作燃料烧煮猪食的现象依然非常普遍,周边居民意见确实很大。”

屠宰窝点所在的位置非常隐蔽,不过记者站在路口时,已经能闻到阵阵腥臭味,往里走一小段路,就能听到猪的叫声。江高镇政府旁的泥泞小路,附近只有两个垃圾处理站。“每天凌晨四五点开始,就能听到杀猪声。”站内的工作人员说。

无独有偶,在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西侧的校场大、小六条胡同的交会处也有一个废品回收站。该废品站租用校场小六条21号院一户居民在自家房后接出的一个简易棚子。只有三四平方米大小的棚子里胡乱地堆放着废纸板等各种废品。紧邻棚子停放着一辆满载废品的货车,棚子门前和胡同对面放着几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四周地面上还散落着其它废品和烟头。

追问2: 生猪流向何处?

记者沿着猪叫声传来的方向往前摸索,在一个堆满沙石、建材和垃圾的废墟旁边,看见了一辆车牌号为“粤A 261U3”的小货车。其身后,就是一个由简易棚架搭建而成的私宰窝点。

居民希望这些废品站早日整改,消除安全隐患。

相关部门的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这里有养猪场104个、生猪存栏量8000多头。这些生猪主要流向何处?在现场,不少养猪户告诉记者“一般是屠宰场的人过来收”,但也有养猪户表示,“不只是屠宰场,谁来收、拿去哪里都可以。”

棚架简陋,但杀猪刀、水泵、运输车等物品一应俱全。棚内正中央横躺着几头已被宰杀的猪,旁边有几头活猪。两名打着赤膊的男子正在不断往猪身上泼水,另外一名戴着手套的男子则去到货车后箱,把猪只逐一拉下来进行屠宰。整个窝点污水横流,肮脏不堪,腥臭难闻。

前门鲜鱼口街

追问3: 猪舍是否合法?

约一小时后,货车司机将猪肉搬上后箱,随后驶离窝点;一直将猪肉运到同德围附近的鹅掌坦西街的一个死胡同,随后,三名骑摩托车的男子每人接过一到两头猪,分别运走。记者发现,有两台摩托车都是将猪肉运到附近的佰德肉菜综合市场的档口上售卖,其中一个摩托车司机正是市场内一个猪肉档的档主。

垃圾场挂牌再生资源回收站

2012年12月,斗门区出台了《关于划定畜禽养殖禁养区和限养区的通知》,规定了井岸城区为禁养区。因井岸镇龙西村属井岸城区范围,应属禁养区范围。另外,目前龙西村除健盛鸡蛋场持有有效的“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其他均未取得相关证照,相关部门指出“可能存在养猪户逃避产地检疫的情况”。

记者数了一下,在佰德肉菜综合市场内总共有7个猪肉档口,其中三个档口用的正是从江府路的私宰点运过来的猪肉。这三个档口都打着类似于“正宗本地土猪”、“农家土猪肉”的招牌,卖的价格也比其它档口都要贵。一名档主称“卖得贵是因为都是新鲜宰杀的土猪肉”。

读者田先生向本报反映,位于东城区鲜鱼口街的一处拆迁地内有一处废品回收站,里面还隐藏着一处垃圾场,脏乱不堪。

中国养殖网小编:帮您寻找身边的新闻热点,让我们以全新的视角透析畜牧行业,让您更多的了解身边的故事,我们愿真诚的与您分享。

私宰肉在超市侧门卸货

记者于6月14日中午来到前门东路东侧,在鲜鱼口街和长巷四条胡同十字路口东南角是一片拆迁出来的空地,四周砖墙围绕。这块空地面积大概有四五百平方米,院门口挂着一块木质招牌,上面写着“前门地区再生资源中转站”。

窝点:嘉禾镇石马村

记者站在大门口向内张望,看到该院落分为东西两部分,西侧的土坡上并排停放着两辆堆满废纸板货车,货车四周码放着废旧电器、装满塑料瓶的各色大编织袋、废铜烂铁等。两位穿着统一服装的工人在废品堆中穿梭往来,将废品分类、捆绑打包。

流向:金铂广场超市附近

在院子东侧有一排东倒西歪的铁皮围挡。从锈迹斑斑的样子可以看出在这里风吹日晒有些年头了。在铁皮围挡外面的地面上,堆放着各种废旧家具、废旧木板和修剪下来的绿化垃圾。在铁皮围挡里面则是附近拆迁运输来的建筑垃圾,石头渣土堆积如山。其中还夹杂着大包大包的生活垃圾。记者在院内外均未看到建筑垃圾或生活垃圾中转收纳场的许可公示牌。

3月27日凌晨4时许,在石马村的一个恶臭难闻的池塘旁边,记者发现了一个面积近百平方米的私宰窝棚。地面上摆着几只宰好的猪,旁边的猪圈里面还站有十多只活猪。看到记者的车辆开到窝棚外,几名赤裸上身的男子急忙躲进了旁边一处简易的帐篷内,直到记者假称是来买猪肉,对方才半信半疑地从帐篷走出来,边走还边说:“还以为是有人来巡查呢。”一名男子告诉记者,他在这里做私宰已有大半年的时间,以前每天都会杀80到100头猪,但现在已经有所收敛,“杀得少,执法人员自然也就不会来检查了”。

一位住在附近的居民说,这里用作垃圾中转站已经将近15年了。不仅附近地区拆迁的建筑垃圾倾倒在这里,附近的单位和个人也常常将生活垃圾丢到这里。还有居民说:“废品回收站是今年春节后才挂牌的,这不是给露天垃圾站打掩护吗?”说话间,记者看到一位身穿保安制服的人员,驾驶一辆车身写有“前门地区保洁”字样的电动三轮车,满载建筑垃圾驶进围挡。

在收了记者几十块“加工费”后,男子就拿起刀,直接在肮脏不堪的地面上“开工”宰肉。不到半小时的工夫,两头猪就宰杀完毕,随后还直接从旁边的臭水塘里抽水上来冲洗猪只。此时,又有一辆小货车倒着开进棚内,运走了四头已经宰好的猪。

一位住在废品回收站对面的居民抱怨说,这里常常在午夜清运垃圾,噪音吵得人无法睡觉。废品站东墙外是一家速8酒店。酒店店员也说,垃圾站的气味酸臭难闻,蚊蝇滋生。特别是夏季雨后,垃圾受潮发霉的异味更加让人无法忍受,甚至影响到酒店正常经营。

记者随后在该窝点附近发现了一台车牌号为“粤A 23G97”的可疑小货车,一直从106国道开往同泰路,最后停在了位于广州大道北的金铂广场超市旁边。几乎同一时间,一辆运送“放心肉”的正规送肉车也来到这里。不同的是,正规的送肉车在超市收货处卸货,而这辆可疑的小货车则开到超市的一个隐蔽的侧门旁边,随即有三名身穿工作制服的男子上前,将后箱里的9头宰杀好的猪只搬走。

周边居民呼吁有关部门早日将藏身于废品回收站内的露天垃圾场取缔,还市民一个卫生、宁静的生活环境。

不夹杂私宰肉卖没钱赚

木樨园宣祥家园

窝点:太和镇大沥村

收破烂小贩“打游击”

流向:萧岗肉菜批发市场

市民王先生反映,永定门外的宣祥家园小区内常年“潜伏”着几个收破烂的小贩,占道回收生活废品。

根据报料,3月28日凌晨,记者在太和镇大沥村又发现一个私宰肉窝点。该窝点非常大胆,每天都从午夜准时开工,一直持续到清晨5时许。

记者于6月14日下午来到比邻南三环的沙子口路65号宣祥家园。走进小区东门,映入记者眼帘的是停车场的红砖墙上用黑漆涂抹的“收废品”三个大字,下面是一排写得歪歪扭扭的手机号。小区道路上随意停放着两三辆三轮车,有小贩在旁边分拣。那位商贩看到记者拍照,麻利地将地面上的废纸板塞到一块两米高的宣传栏后面。趁着商贩不注意,记者转到这块“北京市安全警示宣传栏”背后,发现这里竟然成了库房。附近的三个宣传栏后面不仅藏有鼓鼓囊囊的编织袋,还有堆得小山一样的废纸板。附近犄角旮旯还堆放着其它废品。

凌晨2时12分,一辆车牌号为“湘C 77925”的小货车从该窝点“满载而归”,司机在发现记者所在的车辆一路跟随后,在广从路上不断加速,左穿右插,甚至遇到红灯也照闯不误。一路下来,这辆小货车至少闯了4个红灯。十多分钟后,它抵达了萧岗肉菜批发市场。

王先生说,这个无照经营的废品站已经“扎根”小区十几年了。小贩还将在外面收购的废品用三轮车运回小区分拣打包,既妨碍小区居民的安全出行,又影响环境卫生。业主们也向物业反映过,但是物业只是让废品站换个角落,在小区内四处“打游击”。

市场内,有肉档档主毫不避言,承认自己档口会将“放心肉”和私宰肉混起来卖,直言“如果不是夹杂卖私宰肉,根本没钱赚”。一名知情人表示,私宰肉和“放心肉”中间的差价实在太大,所以不少私宰户才敢于铤而走险。“现在放心肉比私宰肉贵得太多了,每斤差不多相差4块钱,所以很多档主都会想要私宰肉。”该知情人士说道。

记者手记

部门查处

从“低、小、散”到“两网融合”

工商清拆违建私宰肉窝棚

被扣上“低、小、散”帽子的废品回收行业一直游走在城市边缘。那些推板车收破烂的,在小区胡同里乱窜,垃圾桶垃圾堆里到处翻捡,总是搞得乱糟糟、脏兮兮;或者是散落于社区角落里的废品站,旁边总有一辆占道停放的旧卡车,工人分拣装车时发出各种噪音,然后那辆撑得满满、摞得高高的废品车,摇摇晃晃地从居民身边的胡同里驶出。

31日上午10时至下午2时,白云工商分局屠管大队出动执法人员15人,对记者暗访的几个私宰窝点进行检查。行动共检查了位于太和镇大沥村及均禾街石马村的私宰窝点,两个私宰点均有私宰痕迹,但无法找到当事人。其中在太和镇大沥村的私宰点发现待私宰生猪1头,屠管大队依法进行扣押并立案调查。

曾几何时,居民举报收废品扰民时而陷入投诉无门的困惑:找物业,物业常常不作为;找城管,城管答复:环境脏乱或占道经营,才归我们管;找工商,工商答复:有固定经营场所,有营业执照的,才归我们管;找环保,环保答复:回收加工有焚烧废品行为或机械设备噪音,才归我们管……

此外,对另一处位于江高镇的私宰点,31日上午9时,江高工商所会同江高镇政府农业办及江高镇泉溪村委等相关职能部门到现场进行检查,并且对该窝棚点进行停水停电处理。附近垃圾处理厂的员工告诉记者,私宰窝点的涉事人员已于前晚连夜逃走。下午2时,江高工商相关职能部门,再次到现场进行联合执法,对该违建的窝棚进行拆除,彻底清除该私宰窝点。

业内人士介绍,商务主管部门曾一直是再生资源回收的行业牵头部门,负责制定和实施再生资源回收产业政策、发展规划等,但回收行业管理还涉及到公安、市政市容、环保、规划国土等多领域和部门。2016年,北京市将低附加值的生活垃圾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从商务部门转到了市城管委,开始进行垃圾分类与再生资源两套系统的“两网融合”试点,从而实现从投放、收集、运输、到处理的全链条分类回收,彻底解决“低、小、散”的回收现状和扰民问题。

农贸市场查获55公斤私宰肉

然而,整治废品回收承担属地责任的街道办或乡政府告诉记者,看似低端的“收破烂”曾经作为城市再生资源回收网络一部分,承担着循环经济的重要一环。这些年北京正在大力推广垃圾分类回收,但尚未形成再生资源回收的完善机制。在现阶段的推广过程中,可以采取疏堵结合的措施,利用一部分现有废品回收网络,合理布局,控制经营场所和规模,引导从业人员规范操作,逐步提高地区垃圾分类水平,衔接新回收体系,最终实现优良的人居环境。

31日,新市工商所对萧岗农贸市场进行检查,在48号档发现有私宰肉。新市工商所对档主进行立案调查,依法扣押私宰肉55公斤。松洲工商所对佰德肉菜综合市场及周边市场的肉品销售情况进行了全面检查,不过暂未发现销售私宰肉的行为。

来源:北京日报

同和工商所对广州大道北金铂广场进行了全面检查,没有发现销售私宰肉。广场管理方和超市负责人表示,超市位于广场的负一楼,没有销售猪肉。可疑小货车停车的广场通道小门,是一条名为石桥头东街的街道小巷,不归广场管理,而记者所见的身穿超市工装的人是已经被解聘的老市场员工,他们所运送的私宰肉怀疑已流向广场周边的十几档流动猪肉摊档销售。

记者:罗乔欣

记者从白云工商分局了解到,下一步白云分局将联合属地街镇,加强对私宰点的巡查,同时加强市场肉品质量监管,严厉打击私屠滥宰和经营不合格肉品的行为。

通讯员:丁杰

(原标题:记者暗访私宰猪肉黑幕:变身“土猪肉”高价出售)

流程编辑:吴越

本文由金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