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头生猪连声,电力抢修排风消难

作者:养殖业新闻

热浪、氨气、粪味越来越重,将整个猪场笼罩在臭氧之中,1800余头生猪显得惶惶之恐,不时地在猪圈里嚎叫着横冲直撞。7月25日上午11时,宁波市宁海县一市镇黄旗山养猪场的电力计量柜被烧,20台排风机全部停机,闷热的猪棚里顿时浊气滔滔,浓浓的氨气越积越厚,大批的生猪气喘吁吁,随时面临着一批批死亡的威胁……

新华网电力频道9月25日电 据英大网9月24日报道,“办好养猪场,离不开电力的帮扶,‘电保姆’名不虚传。”9月3日,当国网浙江诸暨市供电公司枫桥供电所王跃均师傅再次上门回访朝晖牧业有限公司东和种猪场时,李明场长拉着他的手赞不绝口。 事情还得从8月中旬说起,当时因连续高温,种猪场室温达40度以上,猪场内用电出现了“小马拉大车”现象,冷风机不能正常工作,猪们热得是气喘嘘嘘。正当李明坐在猪圈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王跃均正好上门走访,了解情况后,马上向所汇报情况。三天后,电力施工队来了。 施工队一进场就动手干了起来,没过几分钟,身上的衣服仿佛水浸一般,而棚里的氨气更是一阵阵袭来,呛得人脸青嘴白……“施工这两天,我每天回家要洗两次澡,不然,老婆不让进房。”王均森说,场里猪粪味熏人,就算洗过澡,换过衣服,猪粪味还是驱除不尽。 两天紧张奋战后,12根电杆、500米导线和一台250千伏安变压器安装完毕。王均森等人还对猪场内不规范的线路进行了整理,更换了老化的线路和插座。当王均森一合上漏电保护器,20多台冷风机吹出了清凉风,氨气也一散而尽,猪终于静静地继续吃食,李明也笑了。 “电充足了,我可以放心大胆的干了。”李明场长说,有电力做后盾,明年养猪场的母猪存栏数将达到1800头,年产种猪30000头,年产值可达到6千万以上。 诸暨市是国家瘦肉型猪生产出口基地.全市有百头以上规模生猪养殖场503家,现有生猪存栏数29万头左右。其中,年出口供港猪10万头左右,年供杭、沪等大中城10头左右,生猪已成为诸暨市农业的特色优势农产品。 今年,国网浙江诸暨市供电公司在全面推开新一轮农村电网升级改造的基础上,共产党员服务队对全市猪场进行上门用电指导和安全检查,针对部分猪场电力线路混乱的情况进行了整改。主动为猪场更换不合格的开关、电线、插座等设备。并对养猪户进行了安全用电宣传,被广大农民朋友称为热心的“电保姆”。

连日干旱,宁海跃龙街道元红农庄的1200多头生猪也是干渴难忍。正当业主祁海杰心急如焚之际,8月13日,街道义务消防队应急小分队队员冒着高温,义务为农庄抽水,解决了养猪场的水危机。

走进宽敞明亮的猪舍,只见肥嘟嘟的猪们在地上拱来拱去,偌大的猪舍里,闻不出丝毫粪尿味,甚至连苍蝇都不容易找寻到。在几台大功率风扇吹动下,猪舍里像“空调房”般凉爽。

童章兵,黄旗山养猪场的场主,宁海最大的猪王。此时,他戴着口罩在5个猪棚里不时地冲水,企图用水来冲淡氨气的聚存,减少缺氧带来的生猪死亡的威胁。

受持续高温少雨影响,元红农庄生态养猪场的“生命之源”——位于山岙之中的一座山塘水库早已干涸见底,1200多头生猪遭遇用水困难。据业主祁海杰介绍,一头猪一天将近要用15到20公斤的水,除了生猪的日常饮用外,最消耗水的还是猪圈的清洁工作,要经常冲洗猪圈,保持卫生,这样猪才不会生病。也就是说,养猪场一天的正常用水至少需要20吨。面对干涸见底的水库,听着一千多头生猪嗷嗷“喊渴”的叫声,从8月10日起,祁海杰只好每天开着水罐车到外面四处找水。街道义务消防总队大队长王秋杰得知养猪场的实际情况后,当即安排应急小分队轮流上山为元红农庄义务抽水。根据安排,8月13日一早,第一批队员就自带高压抽水泵和水带,来到南门大桥洋溪河畔,一天就为养猪场抽水30多吨,帮助养猪场暂时渡过了难关。“感谢街道义务消防队队员为我们养猪场送来了及时水,为上千头生猪解了渴。”望着白哗哗的溪水抽进运水车,业主祁海杰眼眶湿润感动地说。

记者近日在北流市新诚畜牧有限公司养猪场内看到,白色的猪棚掩映在树木杂草丛中,既听不到猪叫声,更闻不到一丝臭味,置身这里,很难让人与养猪场联系在一起。“这是‘零排放’微生物发酵床,可将猪的粪尿转化为有机肥,猪圈里不产生臭气和氨气,更无需用水冲洗。”在猪舍内,猪场负责人胡名进从猪身下抓起一把暗褐色的泥土,放到记者鼻子跟前,里面闻不到一丝猪的粪便味。

“老板,请赶快打电话给电力部门吧,只要电通了,排风扇一动,猪就没有危险了。”正在养猪场负责生猪疫情的长沙生物机电技术工程学院毕业的大学生秦杜斌向童章兵提醒道。

胡名进介绍,这项从国外引进的技术操作简单,只需在猪栏底部铺上厚厚一层由木糠、谷壳、玉米秆、花生壳等混合成的垫料,由于垫料内添加了特殊生物发酵菌种,借助猪群的跑动、翻拱,粪污就可自行发酵分解,“每平方米锯糠只需要50—60元。”

一语惊醒梦中人,焦急之中的童章兵拿起电话急忙向宁海供电局一市供电营业所求救。

污染治理一度困扰当地养猪产业。北流市是广西养猪大县,2008年至2011年,曾连续四年获得全国养猪调出大县奖励。市水产畜牧局局长郑德富介绍,目前全市有存栏量50头以上500头以下养殖户4100多户,5000头以上的养猪场有17家。由于养殖方式较为传统,粪便处理成为当地面临的纠结问题。

“养猪场有难,赶快上山。”所长蒋诗超神速带领抢修队员向距20公里远的黄旗山赶去。

金沙贵宾会 ,50多岁的胡名进自1998年就开始养猪了,他回忆,当时采取的都是传统养殖方式,对粪便处理不到位,离猪场很远就能闻到臭味,所以养猪场只能选在远离村庄的地方。由于粪便污染到猪场周围的农田,胡名进每年都要拿出好几万元赔偿村民们的损失。

当抢修车一驶进猪场,童章兵忙拿来一瓶瓶凉茶,劝大家休息一会儿,抢修队员们顾不上客气几句就急冲冲地闯进了猪棚。

更不划算的是,为冲洗猪舍,要耗费大量的水电,“仅用水这一项,按照我们当时8000头的养殖规模,每天消耗的水就有300多吨。”此外,污染易导致生猪疫病问题,这更让他束手无策,“疫病会增加死亡率、降低产仔率,会拖延生猪上市时间,并增加相应的防治成本。”

此刻,临近正午的太阳金光四射,又矮又闷的猪棚里热得人喘不过气来,浓重的氨气和生猪的粪便味直冲人的鼻喉,走几步都让人恶心呕吐。但抢险人员们用自备的矿泉水抹一抹脸,解一解眼中的辛辣味,立即动手干了起来。没过几十秒钟,身上的衣服仿佛水浸一般,而棚里的氨气更是一阵又一阵袭来,呛得人脸青嘴白,手都发抖。蒋诗超只能象消防兵一样,拿着安全帽为队员们扇风,用湿毛巾为队员们擦脸,以防氨气的中毒。

“生态养猪”模式给胡名进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他算了一笔账:“以前每年至少请35名工人,现在6000多头生态猪只需7人管理,每天耗水不到30吨,每年可节电5万度,除去赔偿损失费,现在每年节省成本20多万元。”

经过近40分钟的抢修,一台新的计量箱安装完毕,20台排风扇排山倒海地吹出了清风,浓浓的氨气一散而尽,清凉下的生猪终于静静地吃上了美食。

污染难题解决了,生猪质量也随之提高。“猪少生病,肉质会更好,我们养的猪比市场上一般生猪价格每公斤要高出1元左右,平均每头猪多卖100多元。尽管这样,我们的猪还是供不应求,往往没出栏就被预订一空。”

金沙贵宾会 1

目前,胡名进已建成生态环保零排放猪舍17幢,面积6000平方米,每年提供优化生物有机肥2000多吨,新增经济效益50多万元。“下一步我还要增建7幢猪舍,扩大生态养殖规模,争取年出栏生猪量突破两万头。”谈起未来的计划,胡名进信心满怀。

“真险,如果再拖一二小时排风,这批生猪最起码死掉上百头,电力工人真是猪场的救星。”宁波正大公司指派在养猪场的大学生兽医小叶不禁感叹道。

郑德富介绍,目前全市共建有生态“发酵床”10多万平方米,生猪生态养殖基地到15个,年出栏绿色生态猪达35万头,已成为广西最大的生态养猪示范基地,“今后将大力推广这一生态养猪模式。”

“谢谢电力工人师傅,要不是你们的及时抢修,咱养猪场恐怕要损失20——30万元,你们不愧是百姓的守护神,消灾解难的电力‘消防兵’,百姓心中最显灵的电菩萨。”

猪王童章兵不无感激地拉着抢修队员的双手,脸上露出了幸运的笑脸。

本文由金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