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连云港市将对畜禽养殖污染进行专项整治,

作者:养殖业新闻

“学校与养猪场只有一墙之隔,千余头猪所产生的臭气熏人,让我们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如何学习?”连云港市东海县驼峰乡前蔷薇村村民相先生近日投诉称,现在随着气温的降低,苍蝇开始飞进教室侵扰孩子,让孩子们苦不堪言。真实情况如何?记者对此展开采访调查。

核心提示: 10月,东海县3家养猪场与学校只有一墙之隔,恶臭和苍蝇让400多个孩子苦不堪言的事件被媒体曝光。为进一步加大规模化畜禽养殖场污染 10月,东海县3家养猪场与学校只有一墙之隔,恶臭和苍蝇让400多个孩子苦不堪言的事件被媒体曝光。为进一步加大规模化畜禽养殖场污染防治力度,有效遏制养殖业污染,改善人民群众生活环境,我市将对畜禽养殖污染进行专项整治。 10月,东海县驼峰乡前蔷薇小学和相邻的驼峰乡第二幼儿园与3家养猪场只有一墙之隔,养猪场的恶臭和苍蝇让学校和幼儿园的400多个孩子苦不堪言的事件被媒体曝光。之后,东海县环境保护局对这3家问题养猪场下达了《限期改正通知书》,责令这3家养殖场停止生猪养殖项目的生产,到环保局办理有关环保手续。 随着我市畜禽养殖规模不断扩大,畜禽养殖污染已成为我市农业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我市通过对畜禽养殖污染进行专项整治,促进畜禽养殖场落实环境影响评价、三同时制度,规范建设并正常运行污染防治设施,完善建设项目竣工环保验收手续,建立健全环评、监察、监测等长效监管机制,促进农村环境质量的逐步好转和人居环境的逐步改善。 本次专项整治,从10月份开始至年底结束,范围包括全市列入2015年减排计划、2011-2014年环境统计数据库等规模化畜禽养殖场,以及群众反映大的对环境污染严重的养殖场和达到规模标准的其他类型的畜禽养殖企业。 我市将对辖区内所有规模化养殖场逐一进行核查,切实摸清污染源底数和污染治理情况,针对各畜禽养殖场实际,高标准选择减排模式,尽快建成与其养殖规模相匹配的雨污分流设施、干清粪设施、粪便堆放场、尿液储存池等污染治理设施,同时落实相匹配的农田消纳面积。

家长投诉:猪场包围学校老师学生苦不堪言

相先生所说的学校是东海县驼峰乡前蔷薇小学和相邻的驼峰乡第二幼儿园。相先生介绍,前蔷薇小学早在80年代就已经建成,现在前蔷薇和后蔷薇两个村的孩子都在这里上幼儿园和小学。

“大概是4年多前,有个叫相华勇的村干部率先在学校东面建成一个养猪场。两年之后,又有两个村民在学校北面各自建了养猪场。”相先生说,刚开始一个养猪场还没有感觉什么,自从增加了另外两个养猪场之后问题就严重了,天热的时候,上千头猪所产生的气味在太熏人了,遇到朝校园的风向,校园内的老师和学生实在忍受不了。

“更为严重的是,天气一冷苍蝇就开始往教室内钻。”相先生回忆去年11月份开家长会时的遭遇,参加家长会的家长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教室里面到处都是飞舞的苍蝇。后来,家长们向学校提出意见,经学校同养猪场交涉,养猪场送来杀虫气雾剂和蝇香。相先生认为,杀虫剂和蝇香虽然能消灭苍蝇,不过在教室内使用杀虫剂和蝇香对孩子肯定是有害的。

“我们多次向学校反映,也许是学校能力有限,养猪场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相先生忧心地说,在这里上小学和幼儿园的孩子年龄都在5岁到13岁之间,他们这样的年龄很容易受到伤害,希望有关部门出面将养猪场迁离学校。

现场目击:一排教室与养猪场的距离不足10米

驼峰乡是东海县县城东大门,东海县驼峰乡前蔷薇小学和驼峰乡第二幼儿园位于连云港白塔埠机场北面。记者在前蔷薇小学看到,在学校的东面有一个养猪场,而在学校北面又有两家养猪场,这三家养猪场均紧挨着学校围墙,学校其中一排教室与养猪场的距离不足10 米,记者站在养猪场门口可以清晰听到教室里孩子的读书声。

在现场,记者看到这3家养猪场大棚内分左右两排分隔成若干个小猪圈,每个猪圈内有一二十头猪,在猪圈大棚内一时无法适应环境,猪圈内恶臭气味几乎让记者窒息。

令人惊讶的是,一家经营户居然拿出了一张2013年6月颁发的《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和工商营业执照。

前蔷薇小学和幼儿园为何与养猪场挨着这么近?养猪场负责人相华勇解释,原来的学校规模很小,校园面积没有这么大,猪圈距离教室有个几百米距离,猪圈对学校影响并不大。只是后来学校扩建后才将距离拉近。

前蔷薇小学一位校领导认可养猪场负责人相华勇的说法。他说,前蔷薇小学负责接纳前蔷薇和后蔷薇两个村适龄儿童上学,由于学生人数不断地增加,幼儿园和小学的人数已经有400多人,在这种情况下,驼峰乡和前蔷薇村的领导十分支持教育发展,将学校面积扩大,才出现今天这样猪圈和教室一墙之隔的局面。

监管部门:对不符合动物防疫条件要进行整改

据了解,从2011年开始,东海县以“农民增收、企业增效、产业增值”为目标,大力发展现代生猪产业。当年,东海还在全省推进畜牧业转型升级会议上获得“生猪产业大县”称号。

负责监管的东海县林牧业局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前蔷薇小学东面那家村干部的养猪场也是响应县里号召建设的,后来又有两个村民投资建了养猪场。经他们调查了解,每家养猪场所饲养的猪大概在400头左右,每5个月猪可以出栏一次。

金沙贵宾会,针对驼峰乡前蔷薇村相学军等养猪场因距离村小学较近,引起村民反应问题。东海县林牧业局在情况说明中称:“经核查,该场兴建于2013年,当时学校还未扩建,猪场与学校有一定距离,对周边学校及村庄环境尚不造成影响,为支持地方畜牧业发展,给予办理《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该场应于2014年进行年度报告审核,但至今未申请办理。因此,下一步,我们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查处,同时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养殖场动物防疫条件审核专项整治。”

东海县林牧业局还表示,他们将严格按照《动物防疫法》和《动物防疫条件审核管理办法》的规定,认真审查各类动物养殖场资质的合法性。对不符合动物防疫条件的下发整改通知书,并到现场指导整改,整改合格后年度审核给予通过,不合格的依法取缔证件。对无证经营的动物养殖场严格按照《动物防疫法》第七十七条进行行政处罚。

尴尬境地:迁移养猪场损失谁来承担成难题

“根据2006年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第四十条规定,禁止在城镇居民区、文化教育科学研究区等人口集中区域养殖。”投诉人相先生说,除了学校与养猪场相邻外,养猪场与村庄居民家的距离也只是一路之隔,猪圈与村民住房的距离也就几百米。相先生认为,这3家养猪场当初选址建设养猪场的时候,有关部门就应该制止。

“我们也知道养猪场与学校挨得太紧对孩子不好,如果让我们搬迁由此造成的损失谁来承担?”村民相学军拥有3家养猪场之一,他说,这3家养猪场是与广东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投资人需要按照温氏集团要求建设猪圈,猪圈建成后,温氏集团负责对种苗、饲料、技术、销售等环节实行全程管理,养猪户再按照公司提供的管理标准进行饲养管理,他们从中赚取利润。

相学军称,当初建设养猪场圈舍,他们每家都花费20多万元。如果将他们的养猪场搬迁,那么,由此造成的损失谁来承担呢?再者,现在他们养猪场所占的位置,原来是村里面各家的自留地,土地管理部门对用地没有太多要求,如果将猪场迁移到别的地方,用地也是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对于陷入尴尬境地的东海县前蔷薇小学和幼儿园围墙外的3家养猪场何去何从?400多个学生和老师何时能不受养猪场臭味之苦?记者对此将继续予以关注。

本文由金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