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深山植花菇,村官富民不服输

作者:金沙贵宾会

4年的坚守摸索,孙涛渐渐成长为花菇专业户,合作社两年盈利十几万。“干给群众看”的示范效应开始显现,2014年春季,菇棚生产干菇3000公斤,10多名务工村民人均挣得近万元工资。群众对孙涛的信任与日俱增,纷纷要求加入合作社,花菇种植成为村民增收的主导产业。

在古县古阳镇上辛佛村,群众称孙涛为“裸官”。这是因为他的家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南泌阳,在古县无亲无故;因爱情而来古县,女友却因他创业艰苦离他而去。为了种植花菇他几次死里逃生。黄天不负有心人,他的合作社一步步走上正轨,孙涛带领百姓的致富梦也越来越近。 出师不利,咬紧牙关从头来 2009年,孙涛从山西省警校毕业,考上了古县大学生村官,任古阳镇上辛佛村党支部副书记。在工作中,他深深地感受到群众生活的艰辛和对致富的渴望。他暗下决心,要为群众趟出一条致富路。他发现古县与老家的气候相差不大。2011年春节后,他联络了几名同事,专程到老家考察致富项目花菇种植,经过几番论证,古县试种花菇可行。 当年4月份,由孙涛牵头的“凯涛成强食用菌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4名年轻的大学生村官开始了创业梦。合作社距县城30公里,坐落在一个废弃的煤矿场,人迹罕至,坟堆相伴,住所由两间简易废旧房改造而成,最初无水无电,条件十分艰苦。更让女友难以接受的是,他不仅要拿出父母给的买房钱,还要贷款10余万投资合作社。最终,女友离他而去。 祸不单行。2012年春,2万多个菌棒75%的霉烂了,初次创业宣告失败,一起创业的其他3个伙伴选择了离开。面对30多万元的投资和烂了一厂子的废料,倔强的孙涛面对群山嚎啕大哭,曾站在山沟边想往下跳……然而,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他一次次跟自己说:“要像钉子一样‘钉’在山上,不干出点样子绝不罢休。”他二下河南,聘请专业人员实地指导,筹措资金改进设备,一切从头再来,2万多袋菌棒开始焕发生机。 大年三十,一人独自喝雪水 孙涛原本可以不用这样辛苦,他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在河南为他安排好了工作和结婚对象。他通过了河南省公安系统的笔试,但他却放弃了面试。两个临汾老板投资200万搞花菇种植,开出丰厚条件希望他去管理,也被他拒绝了。想到村民的期待,孙涛更愿意守着一份艰难。 孙涛长期以来一天只吃一顿午饭,“早上太忙了,睁开眼就要干活,晚上太累了,累得放下活就想睡觉”。冬天吃冰冷的馍,喝带冰渣的水,夏天吃发霉的馍,就着山上挖来的野菜,是经常的事。有一年冬天特别冷,大雪封山,水管冻裂,电路故障,大年三十夜,孙涛一人在冰冷黑暗的屋子里,没电没水,只好用木柴生了火将雪化了水喝。由于长期艰苦的劳动,孙涛患了神经性耳鸣、腰椎间盘突出、右膝风湿等疾病。 合作社所在的废弃煤矿罕有人迹,危险重重。野猪拱过他的大棚;人头蜂将他蛰进了医院;毒蛇几次三番进门骚扰,一次甚至钻进了他的被子;三次一氧化碳中毒,一次晕倒在大棚里,所幸觉察及时,晕倒的刹那间头伸出了大棚外,死里逃生。 孤独更是如影随形。山中鲜有说话的对象,孙涛最长的时候半年基本没有下过山,偶尔几次下山买菜,也是前言不搭后语,被人认为是神经病。古县组织部干部孙岩波长期关注孙涛,他说,第一次见到孙涛时,以为是流浪汉,衣服没有一件是干净、整齐的,被褥半年没有更换过。长期没人说话,孙涛出现了交流障碍,见生人不敢说话。 四年坚守,花菇成主导产业 4年的坚守摸索,孙涛渐渐成长为花菇专业户,合作社两年盈利十几万。“干给群众看”的示范效应开始显现,2014年春季,菇棚生产干菇3000公斤,10多名务工村民人均挣得近万元工资。群众对孙涛的信任与日俱增,纷纷要求加入合作社,花菇种植成为村民增收的主导产业。 孙涛觉得几年来所受的苦和委屈都值了,他对产业的前景更加充满信心。他打算对菇房进行翻新,提升产品档次。同时,向群众免费提供更多的支持和服务。 而孙涛也脱去了稚气,日渐成熟。在全县大学生村官创业协调联系推进会上,他说道:“心若没有梦想,到哪里都是流浪。我要通过辛勤努力,服务群众,让村民过上好日子。”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6-05-11 14:46:42

凌晨的冬夜,山西省古县周边的深山,温度低至零下20摄氏度,山里不见人迹,最近的村落也在十几里开外。然而,就在极寒静默、紧挨着成片坟地的山腰间,竟有个小伙子裹着军大衣,守着火盆,独自守夜。他叫孙涛,是当地的大学生村官。

孙涛守夜,是为了守住山里的香菇大棚,半夜添火,确保温度。

他坐在石头上,用手里的木棍,拨弄着盆里的炭火。这盆火,已烧了近两个小时,他细眼观察,燃烧的木炭已从最初恍惚的黑色变得通红,好像烧透了。他戴上石棉手套将火盆端进小砖房,盖上3床被睡着了。

金沙贵宾会,不到一个小时,因为尿意,他起身解手。砖房铁门刚刚推开,孙涛突然觉得天和地都转了起来,来不及反应,一个跟头栽倒在地,昏了过去……

“我知道烧炭危险,可那一夜,实在是冻得受不了了。”孙涛回忆,在昏迷将近两个小时后,多亏山里要命的低温将他“唤醒”,否则“人可能真的就醒不过来了”。

香菇没冻着,人却为了取暖煤气中毒。这样死里逃生的经历,孙涛遭遇过3次,其余两次都是半夜在菇棚里给花菇添火。

“最初经验不够,苦没少吃。”2011年,孙涛联合附近几位村官,创办了种菇合作社,决心带领村民致富。然而创业的艰难很快就得到了印证,其余4个创业伙伴先后离开,他本人也因种植花菇几次涉险。

村民落泪:“咱也是做母亲的人,娃创业不容易!”

时至今日,孙涛的付出换来的不仅是村民稳定的收入,还有说起他艰辛经历时,很多老百姓眼中晶莹的泪花。

“过春节,人家都吃团圆饭,娃恓惶地一个人买了点速冻饺子,回来一煮烂成了一锅,咱也是做母亲的人,娃创业不容易!”村民张海萍泪水涟涟。

孙涛的家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南泌阳,2009年他大学毕业,考上了古县大学生村官,任古阳镇上辛佛村党支部副书记,只身留在山西。

“花菇是香菇中的珍品,大多远销海外,利润远超普通香菇,而且只选冬季出菌,农忙时,不影响农民收秋,我家乡的叔叔、舅舅都因种花菇致了富。”经考察,孙涛发现古县地处山区,昼夜温差大,和家乡环境相似,而且古县山间核桃木多,适宜做菌棒,成本低廉。

看到商机,孙涛的创业热情被点燃了。他决定回老家考察花菇种植,带领村民产业致富。一番考证,他在太岳山深处选出了自己的创业基地——一处废弃的煤矿场。其实所谓基地,不过砖房两间,大棚10多个,而且没水没电。

孙涛的创业点子,很快获得了同为村官的另外4位小伙伴的认同,一拍即合后,几个人约定共同筹资,先带头干起来。

建房,孙涛账算得细,山下买块砖3元,拉上山来就要3.5元,为了省钱,他和伙伴身上缠起胶皮带子,一车一车往上拉;种菇,不仅要选冬天,而且说种就一刻不能耽搁。上千根菌棒,结结实实地垛泡在结着厚厚冰层的蓄水池中,孙涛泡在刺骨的冰水中,要将1000多根菌棒在一日内全部捞出……

“挨冻的不仅是腿,最要命的是腰。”蓄水池空间有限,孙涛一人在水中,外面两个伙伴接应,一天下来,他腰疼得趴在床上直吆喝。

“我决定再咬牙,挺一挺”

创业的热情,换来的却是现实的残酷。

尽管2011年的冬天,孙涛全心投入,吃惯了冰冷的馒头,喝惯了山里带着冰碴的水,2012年春,换来的却是2万多个菌棒75%出现感染霉烂的现实。这期间,几位伙伴也因各种原因,心灰意冷,退出了这段“痛苦”的创业。

初次创业失败了!

面对伙伴的撤资、10多万元的损失,30多万元的投入,还有烂了一厂子的废料……孙涛彻底崩溃了。

那段时间,孙涛的同学来看他,第一句话就是:“这哪儿是人待的地方。”他们不能理解孙涛的选择。

“那时我只有一个念头,什么都不要了,回家!”孙涛说,同学的话、心中的挫败感令自己钻了牛角尖。他对着大山放声大哭,心里特别想家,只想马上回到父母身边。

“其实我来山西的前两年,父母压根不知我在干什么。”孙涛出来打拼,笃定只对家里报喜不报忧。接连两个春节,思儿心切的母亲打来电话,盼他回家,他都强忍泪水,笑言欢乐,找出各种借口,只为守住自己的花菇,守住内心对自己的承诺。

后来,父母得知实情,母亲抱儿痛哭:“千辛万苦让你上大学,盼你有个好日子,妈没想到,你却在山里受着这样的苦。”目睹了儿子的艰难,父母决意让孙涛回老家。可孙涛认真作答:“爸、妈,如果我是为了钱,早不干了,让我给自己一个交代。”

几日的颓废后,孙涛渐渐从绝望中冷静下来。

“一天早上,我起身来到菇棚,看见阳光穿透棚膜,亮亮地照在整片的花菇上,温暖、漂亮,我决定再咬牙,挺一挺。”为此,他二下河南取经,从头再来。

两万多袋菌棒开始焕发生机

山里的生活着实困苦,因为远离人烟,上山前他总是要备好个把月的馒头、蔬菜……夏天,馍馍无处储藏,起了霉,照样剥了皮吃;菜吃完了,不到下山的日子,就在山中采些当地常吃的野菜,撒一把盐,和面拌起来吃。

野猪拱过他的大棚,蛇也几次三番的藏进砖房角落……一段时间内因为长期独处,孙涛变得少言寡语。古县县委组织部干部孙岩波及时发现了孙涛的变化,多次前往山中与他同吃同住,说话交流。

否极泰来,孙涛的执着换来了回报,2万多袋菌棒开始焕发生机!

4年的坚守摸索,换来了合作社两年盈利10多万元。“干给群众看”的示范效应开始显现。菇棚生产干菇3000公斤,10多名务工村民人均挣得近万元工资……

不久后的一天傍晚,令孙涛终生难忘的一幕发生了。

上辛佛村第一个有着种菇致富意愿的农民杨怀龙,敲开了孙涛砖房的铁门。

“那一晚,我兴奋地一宿没睡,村民们开始认可我的成绩了。”很快,一人发展成了10人。

孙涛突然开始停止“收徒”了。“我要给这10户两年的时间,扎扎实实学技术,认认真真参与他们的管理,只有管好学精、精准扶贫,才能守得住产业。相信两年后,他们的技术也可以一传十、十传百。”

孙涛开始为大伙免费提供菌种、免费进行技术指导、免费提供销售渠道等“一条龙”服务。除了创业者,还有20多名群众与合作社签定了用工合同,花菇种植已渐渐成为村民增收的重要产业。

如今到村里打问孙涛的住处,村民不再称呼他“外地来的小村官”,改叫成了“种蘑菇那娃”,言语间透着亲近。

上辛佛村委会主任杨怀庆说:“农村人能吃苦,没想到这个娃更能吃苦,关键还是为了农村人创业吃苦。”

祸不单行。2012年春,2万多个菌棒75%的霉烂了,初次创业宣告失败,一起创业的其他3个伙伴选择了离开。面对30多万元的投资和烂了一厂子的废料,倔强的孙涛面对群山嚎啕大哭,曾站在山沟边想往下跳……然而,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他一次次跟自己说:“要像钉子一样‘钉’在山上,不干出点样子绝不罢休。”他二下河南,聘请专业人员实地指导,筹措资金改进设备,一切从头再来,2万多袋菌棒开始焕发生机。

孙涛拼命种香菇 村官富民不服输

四年坚守,花菇成主导产业

而孙涛也脱去了稚气,日渐成熟。在全县大学生村官创业协调联系推进会上,他说道:“心若没有梦想,到哪里都是流浪。我要通过辛勤努力,服务群众,让村民过上好日子。”

2009年,孙涛从山西省警校毕业,考上了古县大学生村官,任古阳镇上辛佛村党支部副书记。在工作中,他深深地感受到群众生活的艰辛和对致富的渴望。他暗下决心,要为群众趟出一条致富路。他发现古县与老家的气候相差不大。2011年春节后,他联络了几名同事,专程到老家考察致富项目花菇种植,经过几番论证,古县试种花菇可行。

在古县古阳镇上辛佛村,群众称孙涛为“裸官”。这是因为他的家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南泌阳,在古县无亲无故;因爱情而来古县,女友却因他创业艰苦离他而去。为了种植花菇他几次死里逃生。黄天不负有心人,他的合作社一步步走上正轨,孙涛带领百姓的致富梦也越来越近。

孙涛原本可以不用这样辛苦,他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在河南为他安排好了工作和结婚对象。他通过了河南省公安系统的笔试,但他却放弃了面试。两个临汾老板投资200万搞花菇种植,开出丰厚条件希望他去管理,也被他拒绝了。想到村民的期待,孙涛更愿意守着一份艰难。

孤独更是如影随形。山中鲜有说话的对象,孙涛最长的时候半年基本没有下过山,偶尔几次下山买菜,也是前言不搭后语,被人认为是神经病。古县组织部干部孙岩波长期关注孙涛,他说,第一次见到孙涛时,以为是流浪汉,衣服没有一件是干净、整齐的,被褥半年没有更换过。长期没人说话,孙涛出现了交流障碍,见生人不敢说话。

出师不利,咬紧牙关从头来

孙涛长期以来一天只吃一顿午饭,“早上太忙了,睁开眼就要干活,晚上太累了,累得放下活就想睡觉”。冬天吃冰冷的馍,喝带冰渣的水,夏天吃发霉的馍,就着山上挖来的野菜,是经常的事。有一年冬天特别冷,大雪封山,水管冻裂,电路故障,大年三十夜,孙涛一人在冰冷黑暗的屋子里,没电没水,只好用木柴生了火将雪化了水喝。由于长期艰苦的劳动,孙涛患了神经性耳鸣、腰椎间盘突出、右膝风湿等疾病。

大年三十,一人独自喝雪水

合作社所在的废弃煤矿罕有人迹,危险重重。野猪拱过他的大棚;人头蜂将他蛰进了医院;毒蛇几次三番进门骚扰,一次甚至钻进了他的被子;三次一氧化碳中毒,一次晕倒在大棚里,所幸觉察及时,晕倒的刹那间头伸出了大棚外,死里逃生。

当年4月份,由孙涛牵头的“凯涛成强食用菌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4名年轻的大学生村官开始了创业梦。合作社距县城30公里,坐落在一个废弃的煤矿场,人迹罕至,坟堆相伴,住所由两间简易废旧房改造而成,最初无水无电,条件十分艰苦。更让女友难以接受的是,他不仅要拿出父母给的买房钱,还要贷款10余万投资合作社。最终,女友离他而去。

孙涛觉得几年来所受的苦和委屈都值了,他对产业的前景更加充满信心。他打算对菇房进行翻新,提升产品档次。同时,向群众免费提供更多的支持和服务。

本文由金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