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海九龙茶叶提早采摘上市,今年地产新茶总体

作者:金沙贵宾会

“我们开始采茶喽。”这两天镇海区气温的回升,终于让茶农陈建平松了一口气。 笔者在采访时了解到,今春持续不断的阴雨天,拖了本地春茶采摘的“后腿”。3月15日,九龙湖汶溪村龙殿茶场开始采摘今年第一批春茶——种植在大棚内的乌牛早,而露天种植的春茶预计要20号之后才能采摘。 去年3月8日,茶园里已是嫩芽冒尖,一片繁忙的采茶情景。但眼下,九龙湖山上的茶园依然是静悄悄的。已有16年茶叶种植经验的陈建平向笔者介绍,前些日子,由于天气持续低温多雨,影响了茶叶的生长速度,今年,镇海春茶采摘比往年推迟了15—20天。 不过,面对恶劣的天气,聪明的茶农自有应对方法。据介绍,今年,龙殿茶场首次尝试大棚种植的茶树,出产了该区第一批春茶。陈建平拿着大棚内外种植的乌牛早比较,棚内的乌牛早嫩芽冒头,长势明显好于露天种植的,“我们种植了180多亩茶树,这几天能采的只有大棚种植的这5亩乌牛早,其他的茶树还要再等等。” 谈起大棚种植茶树的原因,陈建平坦言:“主要是为了防霜冻,还有就是能提前采摘,留住老客户。”据了解,第一批采摘的乌牛早价格在800元/斤,不过在陈建平看来,提早采摘上市,为的是能够抢占市场先机。“今年试验好的话,明年还要大规模推广种植呢。”他信心满满地说道。

早春三月,正是春茶飘香的季节。然而不久前的一场“倒春寒”,让九龙湖的茶农“雪上加霜”,由于来不及采摘,不少茶场春茶中的早茶损失惨重。 春茶,遭遇“雪上加霜” “早茶全部报废了!”日前,在九龙湖茶叶种植面积最大的秦香春毫茶场,老板何建祥拿着一根冻坏的末端茶枝对笔者说。何建祥手中的这根末端茶枝上的嫩芽,受冻后再经太阳暴晒已明显发黄变黑,对茶叶采摘来说,只能等它重新再抽出嫩芽了。 何建祥的茶场种有“乌牛早”、“元宵早”、“龙井43”、“凝霜茶”、“九坑茶”、“白茶”等六大品种春茶,总种植面积约为500亩,其中受损部分约235亩,主要为“乌牛早”、“元宵早”、“龙井43”三个品种的春茶。 “‘乌牛早’、‘龙井43’的早茶采摘期刚好与‘倒春寒’时间重叠,而‘元宵早’本来应该是元宵节前后采摘,但受连续阴雨天气影响而延后,也不幸撞上了。”何建祥初步算了一下,“倒春寒”给他造成的损失至少有15万元,占春茶销售额的三分之一。 “‘倒春寒’并不罕见,但造成这么大损失的却很少见。”这位种了十多年茶叶的老茶农说,“倒春寒”现象有其自身的规律,通常是每12年一次,至于具体年份并不确定。上一次出现在2004年的清明节前后,但下雪后天很快放晴,雪化了影响不大。这次是连续阴雨天气,10日晚上下雪后11日早上又下霜,茶农最担心的天气全搭在一起了。 上市,延后8到10天 笔者采访当日,秦香春毫茶场已经停工。何建祥说,茶叶再次发芽起码要到本月24日,上市时间也因此推迟了8到10天左右。 “倒春寒”给茶场造成这么大的损失,那为什么没有赶在这之前抢摘呢?据了解,秦香春毫茶场所产的主要为高山茶,海拔在385米左右的茶场面积占总面积的80%,此前连绵阴雨天气让茶叶采摘品质无法保证,同时考虑到安全和成本因素,何建祥最终选择了放弃。 不少客户此前与何建祥签有购茶合同,早茶的“颗粒无收”让他不知如何向这些客户交代。他表示,“只能去给人家道歉,实在不行还要按照合同赔钱。” 由于采茶季节性很强,像春茶一般为3月初到4月底,采茶工流动性很强,因此何建祥目前的主要工作是稳定采茶工。 茶场的80名采茶工中,一部分选择了留守,何建祥为她们提供了基本生活保障,并让她们住进了自己盖的三层别墅里,而自己则搬到了低矮的简易房。另一部分人选择了回家,何建祥专门找了一辆车送她们回去,同时承诺为她们报销回来的路费。 何建祥说,采茶工按照采摘茶叶的数量计算收入,这场“倒春寒”不但给自己造成了损失,也影响了她们的收入,自己这样做也是为了稳住采茶工,不然还会影响接下来的采摘。 抗寒,试过不少办法 对抗这场少见的“倒春寒”,同样处于汶溪村的龙殿茶场损失要小得多。龙殿茶场总种植面积约为160亩,其中受影响的主要是“乌牛早”春茶,种植面积约为30亩。通过抢摘和喷水打霜等办法,使损失控制在20%左右。 “损失约100斤干茶,金额在5万元左右。”该茶场老板陈建平告诉笔者。“倒春寒”来临前的3月8日,茶场请了50名采茶工,抢摘了40多斤干茶,等到下雪当晚又通过喷水,“冰封”茶叶嫩芽,保存了一部分。“等太阳一出来,冰化掉,14日差不多又可以采摘了。”陈建平说。 就是这样一家茶场,早年也同样经历过“倒春寒”的切肤之痛。“2006年到2008年连续三年,早茶全部死光。”陈建平说,自己早期经营茶叶就是“靠天吃饭”,为了对抗“倒春寒”也想过不少办法,包括用尼龙纸盖,用吹风机吹,均没能奏效。 直到2008年3月,区农机局给予指导后,情况才出现改观。作为试点,区农机局在陈建平的5亩茶园中装了20个喷头。他至今还清楚地记得试验成功的那个晚上:“当月的一个晚上,天气很冷,气温在零下四五度,像今年下雪的那个晚上一样,我们用这20个喷头360度喷水,把霜打掉,冰结得长的都有一米左右,第二天太阳出来,农机局工作人员和我一起上去看,结果发现茶尖完好无损。” 办法是试出来了,但应用起来还很难。“主要是成本太高,整个投入下来要40~50万元。”另外,由于担心这些喷管被偷,需要每日拆装,太过麻烦,最终他还是没有采用。 但这给了陈建平启发,此后他开始在山上挖坑,底部垫上尼龙纸,用于平时储水。遇到需要喷水时,就借来农村的救火设备“小火龙”。就是这些土设备、土办法,使今年的早茶减少了不少损失。 “无论是对付霜还是雪,这种办法都是有效的,关键还是水源的储存,但对一些地形特殊、难以存水的高山茶场,可能就不大可行了。”陈建平说。

3月4日,笔者从北仑、宁海、鄞州等地茶叶基地了解到,今年2月份我市阳光明媚的晴好天气多,各地新茶长势较好,都提前开摘。茶农表示,上周以来采摘的单芽无论是品质还是品相都比去年要好。 不过3月3日、4日两天我市部分茶园还是受到了冻霜天气影响,使得今年首批春茶减产,而且部分地区的采摘期也将因此推迟。 春茶开采提前 品质好于去年 4日下午,北仑区春晓三山小岙茶叶园里,100多位采茶工人正在忙着采茶。采摘下来的茶叶单芽粒粒分明,看起来很饱满,散发着淡淡的茶香。据介绍,因为这片茶园所在的山岙朝南,独特的地形带来较好的保暖性,因此每年宁波早春茶采摘都是从这里开始。 负责人鲁孟君告诉笔者,由于去年2月份持续阴雨低温,早春茶采摘延迟到3月6日,而今年2月份的晴天较多,尤其是2月中旬以来,晴好天气有助于芽头积累养分,因此在2月24日就开始采摘,比往年平均早了近10天。 目前采摘的品种以“乌牛早”、“迎霜”等早熟品种为主,一个星期下来,茶场已经采摘了1500公斤鲜茶叶,首批炒制好的300公斤茶叶已经提前被北京等地的茶叶爱好者抢购一空。 除了北仑,宁海、鄞州、镇海等地的茶园纷纷在上周就开始采摘第一批春茶。笔者从多家茶叶合作社和种茶大户了解到,如果未来几天天气晴好,那么3月上旬,宁波各地将迎来春茶采摘高峰。 茶农告诉笔者,今年得益于多日晴好天气,上周以来采摘的单芽无论是品质还是品相都比去年要好。据悉,今年鲜茶叶收购价为每公斤60元至65元之间,较去年提高5元左右。此外,今年人工费用达到了每天150元。随着成本上涨,今年茶叶价格也将有所上浮。笔者了解到,今年首批品质较好的春茶价格达到每公斤6400元。 受霜冻影响 地产高端茶叶减产 今年我市晴好天气较多,但还是难逃霜冻影响。笔者从市林业局了解到,3日、4日两天,宁海、北仑、奉化、余姚山区的茶园遭受了程度不等的霜冻,部分茶园的部分嫩芽全部被冻死,品种包括白茶、黄金芽在内的高档茶。 3月3日一大早,宁海桑洲紫云山茶场负责人夏国川带领小工到茶园采摘首批茶叶。却发现种植在山岙里的一片茶园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部分长势旺盛且已抽芽的乌牛早茶嫩芽有不少红掉了,采摘下来已做不了茶叶。 “这次冻害比去年的影响大,首批高端茶叶产量将有所减少。4日,再次出现明霜。我们只能推迟部分茶园的采摘时间。等天气好转后,再进行采摘。”夏国川无奈地说。 笔者了解到,近期宁波天气早晚温差很大,很有可能出现霜冻现象。对此,专家提醒茶农,及早修剪受冻严重的茶树,同时可用稻草、遮阳网等覆盖茶树蓬面,保护茶树。有水源及喷灌设备的茶园,可采取喷水洗霜,把附着在茶树芽叶上的霜洗去。此外,一些小气候环境相对封闭区域,还可采用熏烟驱霜。晚霜来临之前,根据风向、地势、面积,气温降至2℃左右时点火生烟,对减轻冻害有一定作用。

镇海产茶历史悠久,唐代陆羽《茶经》中记载:“茶之出浙东以越上,明州、婺州次之。” 清康熙年间编修的《定海县志》中描述太白山顶的茶时说“饮时香若兰蕙”,足见茶香远播。 过去,仅在郎家坪潭岙和秦家岙等深山区,农民有采摘野山茶的习惯,栽培技术和制作水平较差。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镇海种茶业才真正得到发展。 1985年设区时,全区茶园面积1307亩,分布在九龙湖汶溪、长石和澥浦等地。为解决区内茶叶需求,由政府统一规划,引进名茶良种,更新制茶机械,改良制作工艺,发展名优茶产品,取得了良好的生产和经济效果。 到1998年,全区茶园面积达1486亩,比1985年增加179亩,增长13.7%;总产量79.4吨,比1985年增加58.8%,总产值达到138.3万元。当前,镇海区茶叶种植面积近2000亩,主要分布在九龙湖镇,仅汶溪村就有近1000亩。 春光好采茶忙 春日的午后,阳光明媚,笔者驱车赶往汶溪村龙殿茶场。山路弯弯,车窗外,一会儿迎面而来几竿翠竹,疏忽映出几株杨梅,目光所及,唯山、水、树、云。几分钟后,眼前的山坡上,林木渐渐稀少,只在黄土上冒出一排排整齐的树苗。“这些都是新开辟的茶园,刚种下新茶。”村里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几个山头都是白茶。 山路一转,迎面山坡上,茶园从山顶延展下来,一直延伸到水库边。采茶女工鲜艳的衣服、头巾,点缀在碧绿的茶园里,如同在山坡上铺开一张色彩浓烈的油画,这绚丽的色彩一直泼入水里,红的红,绿的绿,蓝的蓝。 清风徐徐,耳边传来采茶工欢快的笑声。区里规模最大的龙殿茶场到了。 “我们是从江苏来的,每年这个时候都来九龙湖采茶,已经三年了。”一位采茶工笑着对笔者说。回答笔者的问题时,她的手也没闲着,不一会儿手里就握满了嫩嫩的新茶,采满一把,放到随身跨的竹篓里。“上午采半篓,下午采半篓,一天大概能摘5斤鲜叶。” 管理茶场的陈建平说,这片茶园有近200亩,雇了80多个采茶工,工钱是80元/天,包吃住。“她们要在九龙湖呆35—40天,一直到4月底春茶采完。” 早上6点半开始采茶,中午11点下山吃饭,12点继续采茶,5点半收工……这是采茶工一天的时间表。“习惯了,不觉得累。现在天这么好,不冷不热的,心情也好。”一位姓张的大姐说,九龙湖的茶采完了,她们还要辗转其他省市,哪里有茶就赶到哪里。 笔者学着她们的样子,采了几片茶叶,请采茶的师傅鉴赏。“这样不行,要逆着茶叶生长的方向轻轻拗一下,不然会损伤茶树的。”“这个太老了,有三片叶子,一般是一个叶子一个芽的最好。” 初次采茶,积极性大挫。看来采茶也是一门学问,茶叶大了不行,小了也不行,摊在手里一般大、颜色鲜嫩的才算好茶。 秦山自然村是汶溪茶叶种植面积最大的,几乎家家都有茶树。村民毛惠恩种了七八亩茶叶,这几天一直在山上忙,工人实在难找。 陈建平说,这几年虽然工钱涨了不少,但采茶工依然不好找,本地的采茶工尤其稀缺。 茶园里的绿色革命 龙殿茶场以龙井43、乌牛早、白茶、黄金芽4个品种为主。“乌牛早采完了摘龙井43,清明后再采白茶,时间衔接得刚刚好。”陈建平介绍说,为了规划茶园,他们没少动脑筋,去安吉考察了很多次。“我们的绿茶最好的每公斤4000元,人家的白茶能卖到1万元。”看到白茶的市场前景,龙殿茶场从安吉引进几批白茶试种,效果不错,如今白茶的面积逐年增加,已经达到80亩,和绿茶平分秋色。 跟着市场走,什么品种价格高就种什么。正是这种简单的想法,引起了种茶业的一次次变革,促进了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据汶溪村的老人们回忆,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开始引进优良品种,改造低产茶园,本地的老品种鸠坑现在已经不多了。1985年,全区共有低产茶园500余亩,随之进行改树、改土、重施肥为中心的低改措施,经过10年努力,先后改造低产茶园410亩。1991—1992年茶农从北仑瑞岩寺林场引进乌牛早、龙井43、迎霜等品种,3年间推广良种茶20亩。名优茶的引进,让茶农们眼前一亮。 “我茶园里种了乌牛早、龙井43、白茶,品种比过去多了,经济效益也提高了。”汶溪村茶叶种植户秦同雷告诉笔者,在大户的带动下,散户也开始改种名优茶,把握市场经济的脉搏,变得耳聪目明。 手工制茶逐渐淡出 走进九龙湖村高山茶场,60岁的黄新海正在窗边炒茶,电炒锅里飘出阵阵茶香。黄师傅的手在锅里灵巧翻动,一压一翻一揉,圆滚滚的鲜叶就变成暗绿的扁叶了。炒锅温度有近百摄氏度,力道掌握不好、技术不过关,很容易烫伤手。 黄新海种茶已经30多年了,家里有30亩茶园,以乌牛早品种为主。十几年前,他跟随一位杭州师傅学习手工炒制龙井茶,这门手艺一直没有丢。说话间,黄师傅给笔者演示了三种不同的炒茶工艺。“这是新昌师傅习惯用的方式,因为不太烫手,有的女师傅也这样炒;这是宁波本地的方法……”让黄新海遗憾的是,现在手工制茶的人越来越少,年轻人不愿意学习这门技术,村里会炒茶的人已经不多了。 茶场有3个电炒锅,三个人一天能炒5斤干茶。以前农忙的时候,从外地请来炒茶师傅,晚上通宵炒茶,一屋子的茶香。“这样的光景见不到了,炒茶师傅难请。”黄新海引进了3台茶叶加工机,配合手工炒茶。“最好的茶还是要手工炒,价格也比机器炒的高一些。”对于手工制茶的衰落,黄新海感慨万千,“活太苦,没人愿意干。” 炒完茶,黄新海带笔者去看自家的茶园。一路上,他又讲起多年总结的种茶经:“种茶,要山高土厚,阳光充足,树龄大,远离村庄才好。”再过几天,他的茶叶将大规模开摘,要请十五六个人,一直忙到5月初。 夏秋茶老在枝头 3月到5月,是茶园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每年春茶采摘完毕,大部分茶园陷入沉寂,直到第二年3月新茶开摘。从6月到9月,大批夏秋茶因无人问津而老在枝头。根据茶树的生长规律,春茶、夏茶、秋茶的比例是4:3:3,夏秋茶占了全年产量的大头;按茶叶采摘的月份,6—7月夏茶,8月秋茶,9月晚秋茶,然而这几个月的茶园却着实冷清。 “目前镇海区只有少量夏秋茶得到利用,加工成珠茶,绝大部分无人问津。”区农业局林特科工作人员介绍说。“夏秋茶不是不能做,只是利润太薄,做了也要亏本,还不如任其自生自灭。”秦同雷说,现在人工费这么高,还不够工人采摘的成本。夏秋茶销售趋于“零利润”,迫使茶农疏于管理,宁可让茶园荒芜。 空守着资源无法利用,让茶农们陷入沉思。龙殿茶场引进的黄金芽一年有三季可以采制,即使在夏秋季节品质也不逊于其他春茶,无形中激活了沉寂的夏秋茶市场。在北仑白峰、柴桥等地,部分大户仍在加工夏秋茶,用于出口。白峰山茗茶叶合作社现有茶园1000多亩,大部分都用来加工珠茶,出口到非洲国家。部分合作社探索将夏秋茶加工成红茶,与绿茶统一商标,发挥品牌效益。一场新的茶园革命,正蓄势待发。

图片 1

本文由金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