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回响在生命里的歌曲,听我聊聊五首歌背后

作者:0029cc金沙贵宾会

大家可能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一个笔记本,本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歌词,追星这个词,大家都不陌生吧。

我和老婆去散步时,老婆总喜欢打开手机,放上一首歌曲。歌曲多是年轻时听过的,感动过的老歌。每每听到那些熟悉的旋律,心中时常有感动涌荡,不经意间,就把自己拉回过去的时光。

图片 1

一个人开车行走在马路上,无意的换了张CD一首熟悉的旋律打破紧凑的思绪,片刻陷入对某段时光和某些人的怀意。恰如有时喜欢某首歌不是因为它旋律优美和歌词动人,而是这首歌仿佛唱的是自己,也许你也会在某个阶段被一首深深打动。

吃完晚饭,打开电视,跳转到中央15频道,正在播放着陈明唱的《上海滩》:“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熟悉的旋律,熟悉的歌词,把我的思绪带向了远方。

自己第一次被歌曲感动,是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那时候最流行的歌曲,是郑智化的《水手》。卖录音机的商店,集会上摆卖磁带的小摊,幽长的小巷里,都在回荡“他说风雨中这点痛怕什么,擦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2017年7月5日

01.

记得我第一次抄歌词是在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还记得学的老师把歌词写在黑板上,同学们像如获珍宝一样,把歌词全都抄下来,抄得那么公整,抄得那么认真,那首歌的名字叫《渴望》,记得当时老师教这首歌时,我唱得心潮澎湃,那段时间这首歌我几乎天天唱。

当时自己正处在青春期的迷茫里,动人的旋律,富有哲理的歌词,让自己十分着迷。没有刻意去学,没有刻意去记,这首歌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到现在,去K歌时,我还会拿起话筒,在那铿锵的旋律里,寻找曾经的感动。

从七月一日开始我在“唱吧”里,每天唱一首歌。估计连续唱30天是没问题的。因为我的老歌储备一定超过这个数目。如果哪天我会的老歌都唱完了,我就把“每日一歌”改为“每周一歌”,也就是放慢速度一周学唱一首新歌。

很久没有静下心来认真的听首歌,换了手机之后音乐播放器已经是屏幕上一个不起眼的图标,各种应用软件反复操作唯独只有它被自己生生的遗忘。记得我第一台音乐播放设备是一台价值不过百的单放机,有一次去邻居玩伴借了一盘BEYOND的磁带从此以后好多年一直沉迷于BEYOND的旋律,在我的带动下身边的小伙伴一拥而上都成为BEYOND忠实的歌迷,在流行磁带的年代大家相互交换各自珍藏,省吃俭用就为了买一盘新的专辑磁带,哪怕这张磁带上只有一首不被重复的歌,甚至幼稚到模仿着他们组建乐队唱着他们的歌。

再长大一点,家里有了录音机,可以放磁带的那种,不用再去费力的抄歌词了,磁带上有歌单,我喜欢的歌从一些经典的老歌转到了现代流行歌曲上。那时我疯狂地迷恋刘德华,他的每首歌我都能哼上几句。一个朋友模仿刘德华模,特别是那眼神,那转身的动作,简直仿得惟妙惟肖,帅呆了。

磁带在那个时候很流行,音像制品商店里,都有一个大大的木架子。架子被分割成和磁带大小差不多的格子,一盒盒的磁带,整整齐齐的码放在里面。花花绿绿的封面上,印着流行歌星的肖像,主打歌曲的名字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旁边的大音箱,一遍遍重复播放着,当下最流行的歌曲。

每一首我喜欢的老歌背后都有我童年、青年、中年各个阶段的过往记忆。下面我一首一首讲述我与它们“相识、相知到相爱”的过程。也就是学会这些歌曲背后的 故事。

后来有了MP3、MP4,大家听歌已经不在需要跑到书店或文具店一张张翻找磁带找自己想听的歌曲和专辑,只需要上网就能轻易搜索到自己想要任意歌曲,当一切似乎变得太多方便时却发现自己失去了当初那份热衷。再往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回想当初只能会心的一笑和油然的羡慕,笑那个时候的纯真羡慕那个时候的简单快乐。而到现在儿时一起追星的玩伴已经被时间冲刷成手机通讯录上一串串数字,大家各自奔走在自己的生活里,偶尔逢面却已是物似人非。

上了大学,喜欢的明星就更多了,比如F4、郑中基、张惠妹、梁咏琪等,记得宿舍里每天早上随着电闸的开启,传入耳朵的第一首歌就是郑中基的《甲乙丙丁》:彩虹劝住雨的哭泣,孩子踢出水滴,闪亮街上恋人眼睛……那时电视正在热播《流星花园》,每天放学后最大的乐趣就是跑到商店去看这部电视剧,只要是关于F4的任何歌曲、宣传画报、新闻都不放过。

总有一伙年轻人,围着柜台,把脑袋挤在一起。一边讨论谁的歌儿好听,一边细心挑选着磁带。买到手后,立即飞奔回家,把磁带放进录音机里,迫不及待地按下播放键,大声跟着哼唱起来。

图片 2

02.

现在的我,早已过了追星的年龄,可是喜欢听歌的习惯从来没有改变,有时做饭时、拖地时、洗衣服时,都会把手机音乐打开,一边干活一边听歌,在歌曲的经典部分,也跟着哼上几句。但更多的时候听一首歌,不再是歌曲中的旋律了,而是看歌词是否写出了自己的心境,可是再也没有抄过任何一句歌词了。

那时我们家没有录音机,听歌大都跑到卖磁带的商店里。说上半天好话,店主才会把磁带的封面给我。因为磁带上面歌曲的歌词,都印在封面的背面。上面的字很小,要眯着眼,才能看清。即便这样,自己也能很快陶醉其中。

(苏芮和庾澄庆)

前几天找到一张曾经珍藏的磁带,上面的贴纸已经泛黄,磁带保存还算完好。突发奇想能有个播放磁带的设备该有多好,却发现如今再想找到一台单放机是一件比较费力的事情,强大的智能设备已经淘汰了太多单一的电子产品,科技变化已经毁灭了很多曾经一度流行的产品,从手摇唱机到随身听,世界总的来说是因此变得更好了,却没能替补那份久违的情怀。

思绪回到现实,正在播放辛晓琪唱的《俩俩相望》,我跟着唱起来:“浪滔滔,人渺渺,青春鸟,飞去了,纵然是千古风流浪里摇,风潇潇,人渺渺,快意刀,山中草,爱恨的百般滋味随风飘……,”实足过了一把追星的瘾。

上六年级时,当时一个同学家里有录音机,我们关系很好,晚自习后,我就跟着他一起回去,在他家听歌。他家的录音机很大,加上他买的磁带多为正版,所以音质很好。每次我们都把音量放到最大,直到大人嫌吵挨批时,才依依不舍的关掉录音机。

第一首歌是我喜欢的苏芮大姐演唱的《是否》,它是我在大学时期喜欢和迷恋上的歌曲之一。我喜欢它高亢、幽婉并略带伤感的旋律,以及饱含撕心裂肺般深情的歌词。可以说唱一遍感动一遍,30年过去不曾改变我对它的喜爱。

拿出手机找到曾经我们几个一度傻到组建乐队小伙伴的号码,才发现好久没听到他们的声音,好怀恋那时候在一起的义气干云,逐个联系后当年的吉他手早已不弹吉他,在浙江一座小镇经营着自己的酒楼,这几年生意难做负债累累。当年的副唱如今在天津一个网吧做了多年的网管,收入岁微薄太过的也算自在。而我也在为生计劳累奔波,早已忘记曾经倒背如流的歌词,甚至都不愿意去KTV那样吵闹的场合。

后来自家也有了录音机,磁带也买了一大堆,当时流行的歌曲,基本都被我收入囊中。我还专门准备了一个漂亮的日记本,把自己喜欢的歌词抄在本子上,并找来歌星的粘画,贴在歌词下面,认真程度超过了所有的作业。日积月累,抄了厚厚的一大本,几经搬家,现已不知丢在何处,很是惋惜。

该歌词曲作者是罗大佑,83年发行的,是电影《搭错车》插曲之一。苏芮的歌我基本首首喜欢,她是我年轻时崇拜的偶像级歌星。那时学唱一首歌不容易,渠道太单一。得先花钱去买磁带(很贵的),买不起磁带的就花少钱买空白磁带,去借别人的磁带翻录,有录音机的家也不多(但我家有),然后把歌词再抄在歌本上。跟着录音机反复学唱。我们每个年轻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歌词本。

03.

初中时,学习任务紧张,听歌就少了,不过当下的流行歌,不用刻意学,都能随口唱上几句,只是歌词再也记不完整,只能记住大概的旋律。

图片 3

我们都长大了,褪去脸上青涩留下经历的沧桑。踏入社会前大家各自奔走相告我们要出去打拼,一时的兄弟一世的兄弟,待我们谁飞黄腾达一定互相照应。但若干年后的今天各自组建了家庭却发现照应是一件多么力所不能及的事情,我们唯有在精神上期盼对方过的更好。

上师范时,自己迷上了文学,整天泡在阅览室和图书馆,对音乐的喜欢逐渐淡去。直到毕业后,和老婆谈恋爱时,才又重新领略起音乐的魅力。

第二首歌是童声合唱《每当走过老师窗前》,这是我在小学时学会唱的。它创作于“四人帮”刚打倒时,由于读书无用论在中小学还没有消除,针对学生不尊重老师(中关村小学的反潮流小将黄帅写给老师一封信——反师道尊严)、不努力学习(不要五分加绵羊,要零分加野马)的倾向而创作的。

我们都在对方最困难潦倒的时候没能出力相助,除了出自心底深处的惭愧更多的是对自己无能的谴责。我们找了若干个客观的理由来安慰自己和拒绝别人,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过的并不好,还没有帮助别人的能力,所以只能偶然联系共勉。

恋爱时,我和老婆最喜欢做的事儿,就是晚自习后凑在一起听歌。老婆喜欢张信哲和张雨生的歌,受老婆的影响,我也成了他们的歌迷。那些温婉缠绵的歌词,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作词是金哲,作曲是董希哲,他俩都是朝鲜族人,所以该歌有朝鲜族歌曲的舒缓和抒情的味道。后来我做了班主任,还一句一句亲自教给我的学生们唱该歌。

流行的歌曲兴起后总会没落到被人遗忘,经久不衰的经典可能它并没有在我们内心留下深刻的烙印,但当音乐响起的时候会立马就能将我们带入臆想和过往回忆,因为它唱的是自己。

张信哲的情歌,很是动听,干净如冬天的夜空。情歌和情话交织在一起,陪我们渡过无数温馨的夜晚。

图片 4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的不爱听歌了。对现在当红的歌星,认识不了几个。他们唱的歌曲再也听不到心里去,那些让年轻人痴狂的歌,却不再让自己内心震撼不已。

第三首是歌曲《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它是什么时期创作的的我不知道,但我接触并学唱它是我当老师以后,学校广播站播放每周一歌时我跟着学会的。由于我喜欢我就经常组织班级学生们空余时间合唱。

儿子说起自已喜欢的歌星,深有感触的歌词,我有时觉的不可理解。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代沟吧。时间在流逝,自己在老去,有些东西想留也留不住。

第四首歌曲《少年少年祖国的春天》是我当班主任时,学校组织大合唱比赛,我班选唱的歌曲。我亲自组织排练,所以我也会唱该歌。

有人说,当一个人对什么也不感兴趣时,就证明他已经老去。以前对这句没什么感觉,现在却觉的这句话,扑满而来,制服了自己。

图片 5

现在晨跑时,我又喜欢上了听音乐,在优美的旋律中,在温暖的阳光里,舒展躯体,放飞沉重的自己,只是有些歌声,将永远回响在生命里。

第五首是郑绪岚的《飞吧,鸽子》,它是八十年代记录片《鸽子》的主题曲,由著名作曲家王立平填词谱曲。用现在的话说,属于励志歌曲。歌词写的铿锵,曲调写的优美。“云雾里你从不迷航、风雨里你无比坚强”多好的歌词。再加上郑绪岚深情完美地演唱,所以我才那么那么地喜欢这首歌——百听不厌。

记得上高中时,我们班一名女同学到我家来玩,我知道她歌唱的好,就邀请她给我唱一首歌,她就演唱了这首《飞吧,鸽子》,我一下就被该歌迷倒。于是我请她教我唱这首歌(该同学现在在美国定居)。

这些歌曲无论是歌词还是曲调我都非常喜欢,所以当初都认真反复地学唱过,基本歌词大体都能记住。所以录制基本一遍就差不多,最多第二遍,和第一遍差距也不大。

而我现在喜欢的流行歌,听多少遍也记不住歌词,演唱时心里也没底,好像学会了,一唱准出错。

我还觉得“文革”时期儿童歌曲是满丰富的。那时出版了革命歌曲集《战地新歌》1—4,我家也买过。按当时的经济条件一般家长舍不得给孩子买的,而我妈妈特别开明,我们想要的东西一般都满足(这一点我有点像我妈妈,对培养孩子花钱不吝惜的),不是我家多富有,而是妈妈思想够开明,舍得教育投资,还从不唠叨。但后来不知啥时候这些当年的“宝贝”变成废旧书报都卖了。

      继续翻唱经典老歌,追忆曾经的过往.......

本文由金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金沙贵宾会